【未来经典】 所谓的孝顺的不孝子!M

2020-06-13 阅读898 点赞849
【未来经典】 所谓的孝顺的不孝子!M想想,2003年法兰克福车展Vision CLS概念车问世时,大家都不晓得M-Benz葫芦里卖什幺药?

全新M-Benz CLS刚刚上市,历经三个世代,CLS总是让我特别有感。翻开近代汽车史,CLS是最具意义的M-Benz,没有之一。为什幺说得如此斩钉截铁? M-Benz不是引领时潮?科技层出不穷?更是公认的汽车发明者吗?成立超过130年以来,值得一提的M-Benz作品何其多,为什幺单说CLS?很简单,就是美学,想想,2003年法兰克福车展Vision CLS概念车问世时,大家都不晓得M-Benz葫芦里卖什幺药?隔年,美得不像话的CLS不顾一切付诸量产 。

为什幺单说CLS?很简单,就是美学。

关键在于美学,没有其它。我们不会质疑德国车的底盘、引擎、车体造诣,德国汽车是道道地地的工业作品,刚正不阿,值得信任,可是一旦提到美学,我们会想起那浪漫不羁的义大利。

2004年亲眼见到CLS Mk.1时惊为天人,心中暗想,这根本不是德国车,而是义大利车!

2004年亲眼见到CLS时惊为天人,心中暗想,这根本不是德国车,而是义大利车!义大利与德国哪里不一样?答案是完全不一样,我敢说义大利人是抱着个人心情上工的,周一是Blue Monday,周五急着下班,希望你不要买到这两天组装的义大利汽车。

CLS是以E-Class为建构基础,造型出发点迥然不同,E-Class是有头有身有尾的传统房车,CLS则是穿上紧身西装的型男。

义大利与德国哪里不一样?打从基因就完全不一样。如果说义大利汽车是热情的艺术家,德国汽车就是刚毅的实业家,当实业家想要成为艺术家,首先要抛开的是成见,不过,要德国人学着义大利的方式打造汽车,更何况是最资深的德国汽车M-Benz?

CLS Mk.2问世于2010年,这是车坛第一次搭载全LED头灯的量产汽车。

试想,如果你是一家百年老店的CEO,会批准像CLS这样的逆天开发案吗?造一部型态上很不一样的M-Benz,骨子里却是彻彻底底的M-Benz,谈何容易。

CLS Mk.2于2014年再导入多光束智慧型LED头灯科技,还加码发表CLS Shooting Brake猎跑车型(左)。

之所以谈何容易。CLS是以E-Class为建构基础,造型出发点迥然不同,E-Class是有头有身有尾的传统房车,CLS则是穿上紧身西装的型男。要知道,E-Class是M-Benz的重要命脉,拿E-Class创作,形同开玩笑。

CLS Mk.3又是不同的美学概念了,原本深刻雕琢的肩线被弭平为滑顺无碍,全身上下没有一丝累赘。

于是,本质是矛盾的CLS就成为Four Doors Coupe的滥觞。有趣的是,自此之后,矛盾再也不矛盾了,Audi A7 Sportback、BMW 6 Series Gran Coupe,甚至连Porsche也推出Panamera,还有Aston Martin Rapide…无论是四门跑房车还是四门房跑车,CLS就是领头羊。

Audi A7 Sportback

第二代CLS问世于2010年,这是车坛第一次搭载全LED头灯的量产汽车。2014年再导入多光束智慧型LED头灯科技,还加码发表CLS Shooting Brake猎跑车型,儘管此车停产不再製造,却足以在汽车史上留下一页。话是如此,我却认为第二代CLS是延续、优化了第一代CLS,缺乏了惊人之举,但是更精雕细琢。

BMW 6 Series Gran Coupe

不过,第三代CLS又是不同的美学概念了,原本深刻雕琢的肩线被弭平为滑顺无碍,全身上下没有一丝累赘;缴出来的Cd 0.26低风阻係数,让驾驭複杂难搞的风做好万全準备。

Aston Martin Rapide

再者是EQ Boost (Electric Intelligence),资料上,这项智能複合动力系统具有动力强化、舒适启动、滑行熄火、降低油耗、提升效率、免插电回充五大优势,新科技,更环保是必然的,我们私心在乎出力有无更好?就以CLS 350採用的2.0升涡轮增压EQ Boost直四涡轮引擎来说,最大马力与扭力299hp/40.8kg.m,对应的BSG驱动式启动马达能再外供应14hp/16.32kg.m。至于搭载3.0升直六双涡轮增压引擎的CLS 53 4Matic+用上电子涡轮增压器,引擎输出值435hp/53kg.m,搭配使用的ISG整合式启动马达还能补上22hp/25.51kg.m。

CLS Mk.3内装一派流线风格,毫无老气横秋。

说完了好处,说说缺点吧。之前,从销售端听到CLS买家被戏称为「孝顺的不孝子」,这话很妙,为了方便爸妈上下车,所以选择四扇车门;为了自己的型格,所以选择类双门跑车的CLS。看来,似乎不把后座乘客的头顶空间当成首要购车考量,就为了美,这样失衡行为,根本是义大利行径。

看来,CLS似乎不把后座乘客的头顶空间当成首要购车考量,就为了美,这样失衡行为,根本是义大利行径。

要德国人造出义大利车,此事不甚合理,所以CLS很重要。

〈Seven Lo 罗文杰〉自由作家

车狂是启蒙我的摇篮,入行近20载,牛马神兽不足为奇,只觉得少也贱多能鄙事,能以自由姿态试车说车是福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