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ARC S7:甲骨文的云端祕密武器

2020-06-09 阅读678 点赞646
SPARC S7:甲骨文的云端祕密武器

电脑技术性能取决于「堆叠」,亦即软硬体的密切配合,以获得最高速度和效率,这样的定律,不仅适用于资料中心,在现今云端服务时代也是重要关键。

甲骨文较之亚马逊、Google、微软和 Salesforce 等云端服务提供商的独特之处,在于其开发自己的微处理器,也就是技术堆叠的基础。其于今年中推出针对云端服务所设计的 SPARC S7 晶片,拥有先进的加密和记忆体保护功能,可在云端提供更高的安全性和可靠性。

甲骨文公司系统事业部执行副总裁 John Fowler 进一步解释了 SPARC S7 如何为云端带来效率和安全性,并解释甲骨文在投入鉅资研发自己的晶片技术的同时,仍与英特尔保持着密切合作的原因。

问:甲骨文最新推出的 SPARC S7 与 SPARC M7 有什幺不同?

John Fowler:SPARC M7 採用了突破性技术,透过 Silicon Secured Memory 和加密功能来提高安全性,并在处理器设计中加入一些逻辑,以协助分析和扫描资料,大幅提升分析应用程式的效率。我们认为这是未来 10 年的处理器发展方向,不仅要增加核心数量和性能,还要加入更多特定的功能来协助软体。而在 SPARC S7 这款微处理器上,我们决定普遍採用核心技术,但设定不同的价格,让不同等级的平台都可採用相同技术。

问:为什幺做为一间提供云端服务的公司,甲骨文要继续投资研发世界上最先进的微处理器?

John Fowler:我们努力为客户研发全球最佳基础架构。我们希望他们既能使用 x86,也能使用RISC(Reduced Instruction Set Computer,精简指令集)微处理器。在 SPARC 方面,我们加入了一些独特的功能,例如能够加速资料分析的安全功能。甲骨文借助英特尔的规模经济,共同研发硬体和软体产品,然后在处理器水準上实现独特的差异化。

问:为什幺甲骨文一直是英特尔的杰出合作伙伴?

John Fowler:甲骨文和英特尔合作研发众多建构于该公司的硬体产品,为确保我们的所有软体皆正常运行。但同时我们也在大力研发甲骨文的微处理器,加入英特尔不需要或无法做到的创新,这样我们就可以在两个架构中为客户提供最佳选择。这并不是一道选择题,而是一个加成作用:x86 和 SPARC 为客户提供了更多的选择。

问:在 SPARC S7 上市时,你们强调了 3 个重点:安全、效率和易用。为什幺是这 3 个重点?

John Fowler:云端运算加重了企业运算中的许多技术挑战,云端运算的本质是为了分享资源,所以安全性变得更加重要。而分享资源和基础架构所衍生出的需求,尽可能地提高效能,因为成本问题是企业的重要考量。最后,人们期望云端服务具有快速提供新服务和快速参与竞争的能力。

我们努力在做的是无论是微处理器、作业系统、虚拟化还是资料库,在技术堆叠的每一层都着重追求这 3 个目标,而 S7 就完美符合达成。

问:新推出的 SPARC 处理器如何让运算环境变得更安全?

John Fowler:第一点是先进的加密技术和极高的性能,我们在晶片中建构广泛的加密能力,加入了专门用于加密的处理器资源。这意味着,应用程式的功能在加密与不加密时几乎一样。SPARC 处理器在加密和不加密时的性能差距不到 2%,创造了世界纪录!如此一来,处理器就不会因为启用加密功能而损失性能。

第二个重点是保护记忆体。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应用程式可能越权修改的任何记忆体,而我们採用 Silicon Secured Memory 功能来解决这个问题,除非该应用程式拥有所有种类记忆体的金钥,否则它无法存取该记忆体,这样也自动消除了许多程式设计错误。

问:在甲骨文自己的云端环境中使用新推出的 SPARC 处理器有什幺好处?

John Fowler:甲骨文在云端同时部署 x86 和 SPARC,若客户选择使用 SPARC,则可获得更高的安全性,包括加密和记忆体保护,和单一核数下的极高性能和效率。在未来的 10 年内,我们预计客户的本地运算,和云端运算将会有多种产品选择,我们也希望他们同时使用 SPARC 和英特尔,因为我们是唯一一家同时涵盖这两个领域的公司。

问:甲骨文最近也推出了架构于 SPARC 的甲骨文云端运算服务,这与其他云端基础架构服务有什幺不同?

John Fowler:不同之处在于使用的是 SPARC 微处理器。甲骨文同时提供了 x86 和 SPARC 两种基础架构即服务,且价格相同。我们预计会有客户对任务关键安全性,或资料分析类应用程式感兴趣,因为这是 SPARC 的差异所在。

问: SPARC 内新增资料分析加速器(Data Analytics Accelerators,DAX),其可协助进行更强大的资料密集型操作。DAX 如何达成这个目标?

John Fowler:资料分析加速器可以扫描大量的资料串,过滤和解压缩记忆体中的资料,且处理速度极快,相关的软体支援已被集中至甲骨文资料库 12c 中。我们开放了程式设计介面,也以此为中心建立了一个开发者社群讨论区。对此我感到十分高兴,因为资料分析目前是运算领域最热门的议题之一,但从性能的角度来说,这也是最棘手的问题之一。

问:本地部署与公共云之间是否有交互操作的必要性?SPARC 如何对此有所帮助?

John Fowler:在下一个 10 年,我们认为企业将在使用云端服务、平台即服务、基础架构即服务和本地部署运算之间进行选择,云端转型非一蹴可几。甲骨文是唯一一家可在这几个领域之间架起了桥樑的公司。我们将管理工具和部署配置工具紧密配合,使用者可同时跨越这些领域,将工作负载进行搬迁。

目前为止,云端运算一般仅侷限于 x86 处理器。而甲骨文已开始提供 x86 和 SPARC 处理器,我们不会强迫客户选择云端服务或是本地部署,因为我们为这两个领域和其间所有面向都开发了技术。这一点十分重要,因为这是未来 10 年将实现的蓝图。